如果Minecraft爆发战争

当国王离开的时候,城中只留下了三百人,三百个和我一样的倒霉蛋。

我们的城夹在两座山中间,扼守着王国最后的一片净土,敌人已经彻底放弃了翻越大山的打算,而将所有的宝压在了攻破我们的城上。最近,在城内已极少能听到怪物的嚎叫,因为城外敌军的火把已多得足以将黑夜彻底抹杀。

然而这还远非他们的全部力量,而仅仅是他们的先锋部队。“大约两千人,都是普通的弓箭手和长剑兵,没有发现附魔武器和铠甲。”侦查兵如是对我们老大报告到,老大听完,沉默了一会儿,从嗓子里挤出来一句:“既然如此,就赶快组织防御吧!”

感谢伟大的国王,他留给我们的箭矢在战斗开始的第一天就派上了用场。清晨,我从梦中被同袍推醒,彷佛梦游似的取了弓和箭矢,跟随着无数只慌张的脚跑到城上,耳边尽是喊杀声,恍惚中听到有人在温柔地叫着我的名字,可回头的瞬间却只看到蝼蚁似的敌人正爬上城墙。他看起来才刚成年,身上穿着简陋的皮甲,手中挥舞着一把已经卷了刃的石剑,咆哮着朝我扑来,那一刻我竟忘了张弓搭弦,而直接挥起长弓做起最后的抵抗。幸好,就在他他的刀砍向我的前一瞬,一支箭精准地贯穿了他的脑袋,还来不及惨叫一声,那年轻的身躯就化作了几颗发着光的经验球,溅到我和同袍的身上,不见了。

老大赶来了我们这边,及时救了我一命,同时也重新振奋起我们的士气,已然登上了城墙的敌军被我们强行撵了回去,可敌人的攻势丝毫不减,城墙上被架起无数架梯子,我们砍断一段,就又有十段会被搭起来,就像是一只拥有着无数颗头颅的毒蜈蚣。而在那蜈蚣的背上,还有着彷佛被夺去了灵魂般只知厮杀的士兵在疯狂地攀爬。敌人人数太多,那情景让我记起我第一次看到两大群蚂蚁之间厮打时的震撼,我几乎都不用瞄准,只须张弓将箭射出去,就必然能射中敌人,只用了几分钟,我的箭囊就见了底,于是我只能捡起敌人的一把石剑开始近身肉搏。

那天的夕阳似乎特别的长,涂抹在天边的大块大块的红久久不能散去,我身上被砍中了四下,射中了三箭,血量和饥饿度双双见底。敌人的攻势有稍稍的减弱,但还是源源不断的有人爬上城墙来寻死,“他们一定是在城墙下边繁殖!”同袍于小木捡起地上一把崭新的石剑,转头间不忘同我抱怨。又勉强撑了一个多钟点,敌人终于退去了,咬着牙等到预备队登上了城,我们总算可以回城里歇一会儿了。

头一战,我们损失了43个人,敌人的损失至少是我们的六倍,箭矢存量用去了差不多一半,同时缴获了一大堆破破烂烂的铠甲和武器。回到主城堡,我领到了三块烤肉和两块面包,这点量足以让就要饿死的人吃到撑。为了防备敌人夜袭,我们被禁止休息,于是刚刚吃饱了的我们只能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头顶的血量一点点地恢复。

然而,这一夜几乎是自从敌军兵临城下以来最平静的一晚,疲惫至极的我们一个接一个的睡去,直到天亮也未等来那预想中的厮杀。这样的平静一连持续的好几天,可老大的脸色却越来越凝重,总是站在城墙上远眺着远方,从早晨一直站到日落。“一直不进攻,一定是在等援军吧,那时候就凭我们这点人,还能抵挡得住吗……”每个人心里都明晰地意识到不久将会发生什么,但谁也不愿说出来,说又有什么用,只能徒增彼此的恐惧罢了。

七天后,防线正面的开阔地上,随着地平线被初升的太阳点亮,一支浑身都闪闪发着光的军队出现在我们眼前。“是附魔军团!”大伙儿全都忍不住了,惊恐地指着远方大叫起来,老大登上城楼,极力安抚我们,并亲口告诉我们说,他还有一件秘密武器没有拿出来,只要有了它,我们的城就会固若金汤,再强大的敌人也休想攻进来。

在老大的劝说下,大伙的情绪逐渐安稳下来,敌人排成整齐的队列,开始缓慢地向我们的城开进,厚重的铠甲与武器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城墙之上的我们已搭好弓箭,十字准星稳稳地瞄着他们的脑袋。

离城五十步,敌人开始冲锋,三十步,敌人的弓箭手开始列阵,当我们的第一轮齐射刚刚离弦之时,对方的弓箭也已从天而降,仅仅只是中了一箭,站在我身旁的几个同袍就被打爆成了经验球。但没有一个人后退。我们像是棵树似的站在原地,继续抽出弓箭,瞄准,然后射击!

不多时,敌人已冲至城下,开始架设墙梯,老大听着城下的动静,脸上浮出近乎狰狞的笑容。他挥舞着手臂对着城内大喊,一队早就准备好的士兵端着一桶桶的岩浆跑了上来,他们站到预定好的位置,随着老大的命令同时将桶中的岩浆倾泻去了城下。几秒的寂静过后,是无尽地惨叫与烈焰燃烧时的咆哮。城下飘来一阵阵令人作呕的烤肉香气。

敌人的第二波攻势暂时退去。可我们都还未来及庆祝,一大群骑着马的士兵就又呼啸而来,他们手中没有武器,而只有草方块,他们移动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我们的攻击纯粹是在浪费箭矢,老大叫我们停手,先观察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骑士们冲至城前,扔掉手里的草方块后立即就又原路折回了 ,后续的骑士也是如此,城前出现了一条烟尘飞扬的运土的长龙。而我方的岩浆也逐渐被运来的土块给掩埋了。几个小时后,在高墙与平地之间,赫然出现了一道平缓的土坡,离开的骑士再没返回来,我们的老大仍旧一言不发,可额头已是汗水淋漓。

片刻之后,敌人的总攻开始了。方才离去的骑士冲在最前面,手中握着明晃晃的战刀,身后紧随着弦如满月的武士,在他们背后,是如潮水一样涌来的敌军。

战斗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因为就凭我们这群倒霉蛋,就算拼尽全力,也实在抵抗不了人家多久。我随着老大,还有幸存的三十多人,死命突围进了城内,却发现平日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早已站满了掘进城来的敌人,一番厮杀之后,只有我和老大两个人逃进了主城堡内。这是一座极其复杂的庞大建筑,内中构造有如迷宫,所以即使敌人尾随着我们冲进了主城堡里,但他们若想要找到我们的藏身之地,却还要费些工夫。

“后悔吗小子?”躲在密室内,只剩了一丝血的老大苦笑着问我。

“后悔。”我扔掉耐久度已归零的铁剑,如实回答道。

老大更剧烈地笑起来。“我允许你投降,带着我的脑袋一起,他们不会杀你的。”他坐下来,对我道。

“你知道兄弟们是为了报仇才跟着你的吧?”我望着门的方向,不屑地回答道。

“可惜我没带好你们。”老大靠着墙,有气无力地说道。

“别这么说,跟国王那孙子比起来你简直是最好的指挥官。”我也坐了下来,一面检查着身上的伤口一面回答着他。

“唉。”老大轻轻叹了一声,扭头看了看墙边一个不起眼的按钮。“小子,你按还是我按?”他又看向我,问道。

我摇摇头。“没那胆,还是你来吧!”老大拍了一下大腿,晃着脑袋说:“其实我也没有。”说完,我们两个人都笑起来。

过了不知多久,密室的门蓦地被打开了,一个身着重甲的士兵走进屋内,刚走了两步,只听脚下轻轻地“咔”了一声,随即从那块与众不同的地板下,嘶嘶地冒出烟来。

“谢了呀哥们!”我提起老大的胳膊,一起朝对方晃了晃,士兵不明所以地呜呜喊了两声,刚要走近来问个究竟,脚底的地面就已如火山爆发般爆裂开来,并连带着引燃了整整齐齐地埋藏在这座城地下的无数捆的炸药。

恍惚间,我又回到了我出生的地方,那是一片高高的小土丘,站在那里可以遥望见我盖在花海间的小木屋,可而今那里已变成了一片焦土,一片我一心想回去却永远也回不去的废墟。


来源:Minecraft如果爆发战争将会怎样? -愚木的回答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